bob体育平台
bob体育平台-bob体育官网|登陆
取消
N战略战术
您所在的位置是:bob体育平台 > 战略战术 >
N战略战术
您所在的位置是:bob体育平台 > 战略战术 >

德、日同为二战轴心成员国,为什么战后德国慢慢得到国际社会普遍谅解,日本却屡遭指责?

发布时间:2020-02-15 02:37    浏览次数 :

李薇

德国:战后主动积极承认错误,认错态度之诚恳被世人接受

德国在战败之后,其国土分别被苏联和美英法等国家占领,而德国本身则对自己在二战中的罪行供认不讳,而且认罪和反省态度十分诚恳,该道歉的道歉,该赔偿的赔偿。

△德国柏林的犹太人大屠杀纪念碑群

首先,二战结束后,德国的纳粹政党完全倒台,之后上台的政党和以前的纳粹政党完全不同,他们上台之后,不仅从来不避讳自己在二战中犯下的罪行,反而屡屡公开对此进行忏悔和谢罪。此外,德国还在柏林标志性建筑勃兰登堡附近的中心地带,建立了犹太人大屠杀纪念碑群,之后又建立了信德人和罗姆人受难纪念园。

△勃兰特总理的惊世一跪

而且,德国还通过国民教育和相关法律来让德国民众认识到曾经犯下的罪行,尤其是德国的政界人士对此起到了表率作用。例如1970年12月,勃兰特总理在华沙犹太人死难者纪念碑前的惊人一跪,被誉为“欧洲约一千年来最强烈的谢罪”。直到如今,只要新上台的总理,都会对二战中死亡的世界各国人民致歉。

△德国一战和二战割地

同时,德国在二战后还割让了大片领土,就连德意志民族的起源地柯尼斯堡都割让给了俄罗斯。同时,即使德国在二战中遭受到了重创,但却一直在坚持偿还战争赔款,虽然没钱立即还债,但却通过贷款和分期还款的方式始终在信守承诺,甚至直到如今德国政府仍然在定期将钱打入各国政府账户。例如上世纪七十年代,德国赔偿了波兰14亿马克,而在“2+4条约”(即《最终解决德国问题条约》)签订之后,德国仍然支付了苏联180亿马克的赔偿。

△《最终解决德国问题条约》签订现场

而且,德国还公开承诺,无论以后德国多么强大,都不会在索要二战之后因赔偿而失去的东西,包括土地、金钱,德国认为这是自己应该付出的代价。

“性非善非恶观”最早可以上溯到日本创世纪神话,《古事记》中记载了一个为民除害的大英雄——须佐之男命,其身份为日本皇室祖先神天照大神之弟。然而在降临人间成为大英雄之前,此神在天上恶事做尽,众神恐避之而不及。在日本创世纪神话的安排下,他却在降临人间之后,痛改前非,为民除害,最终成为地上国之祖先。另外,日本江户时代国学家本居宣长也曾提出“恶乃恶神之所为,乃污秽”的说法,意指人之所以作恶与人性无关,只是恶神附体之缘故,而非人所为;作为处世法则,他提出“人应尊人情本能所向,当悲则悲当喜则喜”的说法,认为人应遵循本能,而非儒者所倡导的三纲五常。日本近代哲学家西田几多郎竟也认为“所谓善就是满足自我的内在要求……所以满足这种要求、即所谓人格的实现,对我们就是绝对的善”。

一个对过去的侵略历史没有正确认识能力的日本,其军事发展必然令人担忧。20世纪80年代,日本经济发展进入巅峰阶段,日本的战略精英提出要在世界政治中强化发言权的“正常国家”目标,意在摆脱战后体制,调整重经济、轻军事的“吉田路线”,增进日本的国际权力。90年代以来,日本提出“入常”目标,推进“正常国家化”进程,开始向国际安全领域进军。进入21世纪以来,日本抓住了美国的“反恐”和“亚太再平衡”的战略机遇,以“首要同盟国”身份实现安全防务战略转型,放弃了“专守防卫”、“武器出口三原则”,并加速为“行使集体自卫权”松绑。一系列动作显示,日本的“正常国家”内涵包括了军事独立,加速提升军事能力是达成“正常国家”目标的核心支撑。世界在关注,日本国内罔顾历史的右倾言行与安全防务的战略转型并驾齐驱,日本将会走向何方?

因为,双方对之前所犯罪孽的态度迥然相反。而导致日、德有两种相反态度出现的原因主要是两点:

第一,从战败后的情况看。

德国战败后,被英法美苏联合占领过。(很多领土,也被交给周边国家托管。)这四国对德国的纳粹主义进行了彻底的铲除。现在,在德国,私自收藏任何和纳粹主义有关的东西都是违法的。

而日本,基本上就是被美国一家战领了。美国为了一己私利,不仅没有追究天皇的战争责任,还对很多战犯“网开一面”。甚至,美国为了得到日军研究数据,竟然和臭名昭著的“731部队”军官做了交易,放他们一马。

例如:731部队的创办者石井四郎,就没有被审批,一直活到1959年。

第二,从地缘政治来说。

德国身处欧洲大陆,和9个国家接壤,他必须和周边的9个“邻居”搞好关系,不然不好发展经济。所以,新的德国政府必须“改邪归正”。

而日本就不一样了,它是一个岛国,它的经济命脉没在那些被他侵略过的国家手里。它战后发展经济的靠山是“美爹”!所以,它只要讨好干爹美国就行,不用顾忌周边那些“小国”。

再看日本对俄罗斯的态度,日本首相在普京面前就跟条哈巴狗一样。这是因为,日本北方四岛在俄罗斯手里!俄军要是从这里进攻日本,游泳就能过去。日本的北方安全,都在俄罗斯手里!

所以,要想让日本彻底道歉,必须掐住日本生存的命脉!否则,日本这个孤悬海外的岛国,永远不会反省之前的罪行。

(文|勇战王聊历史)

古人云:人非圣贤,孰能无过?过而能改,善莫大焉!日本跟德国是二战中的法西斯国家,他们发动了第二次世界大战,给全球人民带来深重的灾难,全球人民包括日本和德国民众。德国知错能改,因而得到国际社会的普遍谅解。日本怙恶不悛,拒不认罪,因此得到国际社会的普遍指责。

1970年12月7日,西德总理维利·勃兰特在华沙犹太隔离区起义纪念碑前敬献花圈后,突然自发下跪并且为在纳粹德国侵略期间被杀害的死难者默哀,这就是具有划时代意义的"华沙之跪"。维利·勃兰特一跪,化解了波兰人对德国人的仇恨,也成为联邦政府与东欧重归于好之路上的一座重要的里程碑,并为联邦德国在1973年9月加入联合国铺平了道路。

靖国神社是位于日本东京都千代田区九段北的神社,供奉着自明治维新时代以来为日本战死的军人及军属,大多数是在日本侵华战争及太平洋战争中阵亡的日军官兵及三万名台湾高砂义勇军等日本兵。靖国神社供奉了14名二战甲级战犯,他们分别是东条英机、土肥原贤二、松井石根、木村兵太郎、广田弘毅、板垣征四郎、 武藤章、松冈洋右、永野修身、白鸟敏夫、平沼骐一郎、小矶国昭、梅津美治郎、东乡茂德。

多年来,参拜靖国神社已成为部分日本政客拉拢选民、展示右翼思想的"个人秀"。日本政客的数次参拜破坏了日本与中国、韩国等亚洲国家之间的关系。日本跟韩国还因为慰安妇问题、劳工问题结下仇恨。日本国内对二战犯下的罪恶轻描谈写,将战犯视为英雄崇拜,竭尽所能地回避侵略问题,且不遗余力的发展军事力量。日本对二战的态度让国际社会纷纷指责它。

日本内部有一股右翼势力很强大,其实天皇本人都不想参和右翼的事情。

最典型例子就是靖国神社

靖国神社本身不是冲突点,靖国神社前身要追溯到1869年,是一个历史比较久的神社,名字叫东京招魂社,主要是为了纪念明治维新时期的倒幕武士。1874年明治天皇去东京招魂社拜祭,到1879年改称靖国神社。

靖国神社的特殊性在于:二战的时候,全国的神社是内务省管理的,但是靖国神社是内务省和军方共同管理的,在这个时候,靖国神社就带有了军国主义气息。

二战后,美军一开始准备废除代表军国主义象征的靖国神社的,后来靖国神社变成了一个非政府的宗教机构,靖国神社最大的问题在于:1978年靖国神社宫司松平永芳,把14名甲级战犯放在靖国神社。

此举引发了天皇的不满,天皇本来固定时间去拜祭的,但是甲级战犯进去以后,天皇再也没有去拜祭。此后靖国神社就成了大问题。

今天的靖国神社已经成了日本右翼们的聚集之所,这个事说到底就是日本对于历史反思不够的缘故。

对于德国来说,德国很少说德国受了什么什么委屈,但是对于日本来说,相当多的日本人觉得自己也是战争的受害者,尤其是在原子弹爆发以后,在国内其实已经不少人指出,日本所谓的反战并不是说反对战争,而是反对战败。

也就是说日本人的反战并没有站在受害国的角度上去考虑问题,而是站在自己的角度上去考虑问题,这是和德国重大的不一样,这不得不让人有个疑问,尚若当年盟国不击败日本,那么日本能反省吗?

德国和日本虽同为二战轴心成员国,但是两者在国际社会上,却有较为不同的接纳态度。这与两国对这段侵略历史有着不同的表述,以及想法有很大关系。

德国周边全是强国,在德国战败以后整个国家迅速被英法美苏联联合占领,并且周边的部分领土也交给周边国家暂时托管。这四个国家对于德国带来的军事压力和代价太过令人深刻,所以都对德国的纳粹主义进行彻底铲除。对于纳粹的禁止也成为德国日后有关法律的基础。只要这一点上升到了法律,那么对于一个民主国家而言,彻底铲除的任务就算宣告完成。

在如今的德国任何私自搜藏与纳粹主义有关的东西,以及宣传纳粹都是违法的。这也使德国的认罪态度,在法律上作出了规定。日本在当初战败以后也要被周边国家进行托管,但是最终由于冷战的爆发而没有进行,由美国一个国家对其进行占领。若说美国为了一己私利,没有追究天皇的战争责任,对战犯网开一面,纯属无稽之谈。

美国虽然有自己的国家战略和国家利益,但是美国也不允许自己占领的地方出现任何社会矛盾和一些不必要的问题,所以美国选择保留天皇,这其实不仅仅是美国的选择,更是日本的选择。天皇对于日本民众意味着什么?并不是作为一个现代人,我们能轻易理解的。反而这一点我们应当表扬美国,在对战败国进行民主化改革的过程当中能够充分考虑到各个国家的特殊性。

并没有因为日本的天皇制而保留天皇的实际权利,也并没有因为自己的民主体制而将日本彻底改革成为总统制的民主国家,而是充分考虑到日本的社会现实,单看这一点美国是务实的。但是这种务实并非处于一种公正的心态。毕竟美国要对苏联在这一地区的扩张以及自己失败的应对战略进行弥补,这才是美国对日本网开一面的关键。

最开始美国所选定的盟友并非日本,而是主张将日本社会的发展阶段必须压制在东亚其他国家平均水平之下。但是国民党的失败直接导致美国的东亚战略出现重大转折,无论是对天皇还是对战犯,美国都采取了容忍态度,毕竟要想迅速在短短的这一时间之内使日本成为美国的关键棋子,没有这些人的日本什么都不是。

在地缘方面,德国身处欧洲大陆与周边九个国家都有领土接壤,而且随后德国也加入了欧洲共同体组织。德国必须表现出自己的诚恳态度,才会被周边国家所接纳。但日本不同,日本的经济发展完全是依靠美国兴起的,而并非与周边国家搞好所谓的国家关系。所以日本率先发展起来,以后总是以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态。这对于一个战败国而言,如何能让它真正理解自己的错误,与本应该受到的责任与承担。

1970年12月7日,大雪过后东欧最寒冷的一天。刚刚对捷克、波兰进行国事访问后,当时的联邦德国总理维利·勃兰特冒着凛冽的寒风来到华沙犹太人死难者纪念碑下。他向纪念碑献上花圈后,肃穆垂首,突然双腿下跪,并发出祈祷:“上帝饶恕我们吧,愿苦难的灵魂得到安宁。”勃兰特以此举向二战中无辜被纳粹党杀害的犹太人表示沉痛哀悼,并虔诚地为纳粹时代的德国认罪、赎罪。

当时的联邦德国总统赫利同时向全世界发表了著名的赎罪书,消息传来,世界各国爱好和平的人们无不拍手称赞。1971年12月20日,勃兰特因此获得了诺贝尔和平奖。

以上,就是发生在1970年著名的“惊天一跪”事件。这件事被后世称为“欧洲一千年来最强烈的谢罪表现”,赢得全世界的喝彩。经此之后,大多数国家都表示“不会忘记历史,但对德国已不再怀有仇恨。”

反观日本,修改教科书、为“南京大屠杀”翻案、拒不承认侵略事实,种种迹象都表明他们根本没有认识到自己曾经犯下了多么可怕的罪行,也完全没有忏悔的态度。

两相比较,题主应该知道为什么国际社会能原谅德国,却不能原谅日本的原因了。

以上就是我的回答,希望能帮到你。我是英年早肥,不定期更新影视,娱乐及游戏资讯。有喜欢的朋友,欢迎大家点击关注!

态度决定命运啊!

2016年12月26日,日本首相安倍晋三访问美国珍珠港。媒体称此举标志着“美日彻底和解”。受此影响,当时“迷彩虎”出了个话题:假如安倍为南京大屠杀道歉,你接受吗?

当时我写了篇《同为二战战败国,德日为何态度迵异》的日志,做了回答。

我的态度是:如果他是真诚的道歉,我当然接受;但要是他是虚情假意的来骗中国人的感情,那就免了吧!

常言道:听其言,观其行。作为被日本侵略最深重的国家,作为一名中国人,我要的不仅仅是哪个日本首相或者哪届日本政府的“对不起”,更是要日本政府、日本社会和日本国民承担起自己的责任,以实际行动真诚的向包括中国人在内的一切日本法西斯受害者道歉。

在这方面,德国是日本的好老师和好榜样。如果日本要真诚的道歉,不妨学习德国:

在德国首都柏林,有一座由黑色大理石砌成的纪念碑,那是纳粹大屠杀受害者纪念碑。它时刻提醒着德国人民,不要忘记过去的历史。日本如果有道歉的诚意,不妨也在自己的首都东京市建一座日军大屠杀遇难者纪念碑。但这对日本来说,恐怕比登天还难。当然了,日本国内也是建有纪念碑的,例如伊豆县就有一座“七士之碑”。哪“七士”?就是在东京审判中被判处绞刑的东条英机、广田弘毅、土肥原贤二等七名甲级战犯。

上世纪70年代,(我忘记具体的时间了),西德总理勃兰特在访问波兰时,在波兰首都华沙犹太人受害者纪念碑前,他双膝下跪,向波兰政府和人民真诚的道歉,获得了波兰政府和人民的谅解。世人评论他这一举动:勃兰特跪下了,但德国站起来了。我国政府发言人曾经说过,如果日本政府想道歉,我们中国有很多地方值得安倍去。南京大屠杀纪念馆、九一八事变纪念馆、731部队遗址……,日本政府,我们在这等着你!

在德国,法律明文规定:为纳粹翻案,给纳粹唱赞歌被视为犯罪行为,要受到法律的严惩。但在日本,你看看,连首相都经常跑到靖国神社去给战犯上香,其他人更是明目张胆的给军国主义招魂,为战犯翻案了。这些年,否认侵略历史、美化侵略战争、否认南京大屠杀、否认强征慰安妇等等事件层出不穷。在这种情况下,就算日本首相天天对我们念叨“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其诚意又有几何?我们能相信和接受他的道歉吗?

战后的德国,除了对被分裂成东西德有异议外,几乎都接受了战胜国对他的处理。除了承担巨额的战争赔偿外,还割让了不少土地给邻国。如柯尼斯堡被割让给了前苏联,也就是如今的俄罗斯飞地加里宁格勒;但泽走廊被割让给了波兰,等等。但日本并不接受战胜国对他的安排,也拒绝对受害者进行道歉和赔偿。如今的日本和他所有的邻国都存在着领土与领海争端。

这样的例子还有很多很多,我就不一一列举了。德国正是通过向受害者真诚的道歉和赔偿,彻底的卸下了历史的包袱,获得了国际社会的认可与原谅。如今的德国不但重新获得了统一,而且在地区和国际事务中发挥着越来越大的作用。而日本,由于没有正视自己的历史,尽管他在经济、科技、教育等方面成为了巨人,但在政治、外交等方面却是十足的侏儒。他想在地区和国际事务中发挥更大的作用,却不被国际社会信任;他想和邻国搞好关系,却寸步难行。至于说他想成为正常国家,甚至想成为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之一,那更是痴人说梦!

德日同为二战战败国,为何在战后却走上了两条不同的道路呢?

首先,二战的德国是彻底的失败,军政系统全被摧毁,国土全被苏军和盟军攻占,德国是彻底的无条件投降。但日本并不是无条件投降。盟军为早日结束战争,减少伤亡,在答应了日本“保留天皇制、不追究天皇的战争责任”等条件后,日本天皇裕仁才下旨,令日军“停止抵抗,结束战争”。当时日本的军政系统并没有被摧毁,在国内外还有300多万的日军。除了冲绳外,日本本土并没有被盟军攻占。所以,很多日本人都不认为自己是“被打败的”,他们只是在遵从天皇的圣旨“停止抵抗”“结束战争”而已。持这种观点的人到现在还大有人在。每年的8月15日,日本都把这一天称为“终战日”,而不是投降日。

其次,二战后的德国政府,无论是东德还是西德,全部由清一色的反法西斯主义者组成。大大小小的纳粹战犯被逮捕和审判,纳粹思想被彻底清除。包括德国政府在内的绝大多数国际社会对纳粹的追捕和审判可以说是“全球到达”“没有期限”。到现在,尽管二战结束70多年了,但我们仍时不时的在媒体上看到,一些逃亡了几十年,已经进入耄耋之年的纳粹还被抓起来送回德国受审。大家如果感兴趣,可以在网上搜一搜相关的信息,多得很。

而日本呢,则是另外一番景象。作为二战时的日本最高统帅,裕仁天皇没有被追究战争责任。所有的责任都被推到了东条英机的头上,说所有的战争都是时任日本首相的东条英机“瞒着天皇发动的”。明眼人一看就知道,这是在找替罪羊。连东条英机都不服气:“我又不是日奸,怎么可能瞒着天皇陛下发动战争?”你想想,作为日本二战时的最高统帅、日本最大的战犯裕仁天皇都没有被追究战争责任,都认为他“没有错”,那他手底下跟着他干的人也就认为自己没有错了。所以到现在,日本有很多人还在质疑东京审判的正义性,还在为日本战犯翻案,为日本的侵略战争翻案。

除此之外,战后的日本政府改造得并不彻底,甚至可以说是换汤不换药。虽然在东京审判中也惩处了东条英机、松井石根等战犯,但很多战犯却逃过了审判。后来美国出于自己的战略需要,扶持日本,与日本达成“谅解”并结盟,关在监狱里的战犯被提前释放。这些日本战犯有很多后来都进入了日本政府任职,其中岸信介(甲级战犯,现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外祖父)、吉田茂(甲级战犯,日本前首相麻生太郎的外祖父)还做到了日本首相。你想想,由这些人组成的日本政府,他们会像德国人那样肃清日本的法西斯思想吗?

第三,德国人善于反省和总结经验教训。近代的德国出了很多思想家和哲学家,如马克思、尼采、康德、黑格尔、叔本华……,他们都是享誉世界的巨人。这说明德国人眼光开阔,善于思考和反省、总结经验教训。而日本近代除了法西斯军国主义鼻祖北一辉、主张“脱亚入欧”的福泽俞吉(就是一万日元上印的那个)外,基本没听说过有啥出名的思想家和哲学家。当然,日本人也自认为自己是非常善于反省和总结经验教训的,只不过从他们的言行来看,他们的“反省和总结经验教训”和德国人比起来,不但是风马牛不相及,而且还南辕北辙。例如日本反思二战的作为,从来不认为自己的行为是逆天而行的暴行,而是为自己的残暴找借口,怪占领区的人民反抗,不配合他的“大东亚共荣”“大东亚圣战”,还说“战争就是这样”“日本也死了很多人”等等。

最后,从当时德日两国的实际情况来看,德国不但已经彻底的失败,国土更被美英法苏等盟军攻占,而周围又全是愤怒的仇敌,如果德国冥顽不灵,根本没有翻身之日。德国除了接受战胜国安排,彻底的改弦更张之外,没有任何讨价还价的余地。而日本则远离大陆,有大海作为天然屏障。在当时,只有海军强国美国有能力对他进行占领(英国虽然也是海军强国,但在二战中元气大伤,顾得了德国顾不了日本,而且美英基本上同穿一条裤子;苏联早在雅尔塔会议上就和美国划分好了势力范围,同意美国独占日本)。一开始,美国也是想彻底的解除日本的武装,对日本政府进行彻底的改造,但随着冷战的开始,国民党在中国大陆的失败以及朝鲜战争的爆发,美国出于自己的战略需要,对日本来了个180度的大转弯。他开始扶持日本,将日本打造成对抗共产主义的桥头堡。得益于朝鲜战争和越南战争,美国的资金和技术以及军品订单源源不断的涌入日本,让日本的经济和技术得以腾飞。

同时,美日开始结盟。在美国的主导下,日本和西方阵营和解,美国还带头放弃了对日本的战争索赔。现在有些人老是骂我们的政府“软弱无能”,放弃了对日本的战争索赔。其实这根源还得要找到美国头上去。日本人认为,他是被美国打败的,而美国都不问他要赔偿,你们算老几?再加上认了美国这个干爹后,更是牛B哄哄了:你们想要赔偿,找我老大说去!具体到中国战场,1945年8月15日日本宣布投降时,东三省的关东军是被苏联军队打败的,关内战场上,日军还占领着我们绝大多数的大中城市和主要交通线,中日双方还处在平局的状态中,他根本不认为我们打败了他,问他要赔偿金,他会服气吗?会给吗?而1951年美国主导“国际社会”与日本和解时,世界上大多数国家承认的中国还是逃到台湾的“中华民国”,蒋介石政府的代表是在那和约上签了字的,也和其他国家一样放弃了对日本的战争索赔的。等到1972年中日建交(日本称恢复中日邦交正常化)的时候,基于历史的事实及现实的无奈,我们也只好认了。只不过出于面子上好看,我们就对外宣称是“为了中日两国人民友好”,我们“自动放弃”了对日本的战争索赔。当然了,日本后来为了和韩国、菲律宾等国交好并打开这些国家的市场,还是象征性的向这些国家赔了一笔钱的。在我国改革开放初期,资金技术紧缺,日本用无息贷款和国家援助的方式向我国提供了不少的资金和技术援助。这也算是某种意义上的赔偿吧!

德国对二战侵略罪行已经彻底反省,德国也放弃了对军事强国的诉求,现在的德国更需要一个和平稳定的欧洲大局面,德国的主要精力是发展经济,德国要成为一个全球经济强国,而不是全球军事强国,一个没有独立军事力量的德国是对欧洲没有威胁的,也是对俄美没有威胁的,这是欧洲大陆的福音,也是俄美最希望看到的德国。

日本虽然也是二战战败国,但日本至今也没有对二战侵略罪行彻底反省,日本根本没有向亚洲国家和人民诚恳道歉,一个不对二战侵略罪行反省和道歉的日本,怎么可能得到亚洲国家和人民的谅解和原谅!

日本在二战后一直被美国实施军事占领和军事管控,在美国强大的军事压力下,日本军国主义依然盛行,日本依然叫嚣要成为一个正常国家,要成为军事强国,要成为核大国,核强国。

日本拒不对二战罪行反省和道歉,而且日本一直在暗中穷兵黩武发展军事力量,发展核武器,在美国的军事管控下,日本已经是一个准核武器国家,如果日本摆脱美国军事占领,日本一夜之间就能制造出核武器,日本一夜之间就有成为全球军事强国,全球核强国的可能。

亚洲国家和人民对日本是警惕的,对日本军国主义的军事强国思想是警惕的,日本为什么要军事强国?日本为什么要发展核武器?是日本没有战略安全感吗?不是!

日本的军事强国带来的是日本再次的向亚洲军事侵略扩张,日本要用武力开拓日本民族的生存空间,日本民族生存危机的紧迫感是日本必须要军事强国的本质原因。

作为二次世界大战东西方的两大轴心国,德国和日本均在战争期间犯下了累累罪行,然而二战结束之后,国际社会对于两国的态度却截然不同,这又是为何呢?正所谓“态度决定一切”,正是由于两国对于战争期间所犯罪行的态度,导致了这一结果。

耻感文化的特质之一是不知则无罪。《日本文化中的恶与罪》一书作者中村雄二郎指出:“在耻感文化中,即使自己所做的是恶劣的行为,只要不为‘他人所知’,就没有任何担心害怕的必要。因此在耻感文化中,并没有忏悔坦白的习惯,对神明也是如此。”由此可见,对于日本人而言,只要不良行为没有暴露就不必感到不安,忏悔也只是自寻烦恼。日本人认为认错的耻辱会使他们从此再无法抬头,而恶行一旦败露也可通过一死而一了百了,不会再被追究。特质之二是在耻感文化下,人们存在于相对的基准之中,即人们无法遵循一个绝对的道德准则。这是指人们常常服从于群体内部的绝对力量,寻求内部的行为准则,甚至忽视自我,走向非善非恶的价值判断。具体表现为在群体内部对错的界限变得模糊,但是对外的态度需要保持一致性。

抛弃历史妄想,日本才能回到正途

问:德、日同为二战轴心成员国,为什么战后德国慢慢得到国际社会普遍谅解,日本却屡遭指责?

另一方面由于靖国神社、日本遗族会与自民党之间有着不可告人的政治利益纽带,从而导致日本历任多个首相弃亚洲人民情感于不顾不断参拜与大放厥词。而耻感文化所带来的“江河流水史观”亦使日本在对待战争问题不认罪不反省的错误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由此,我们看到,不仅天皇逃避了战争责任,曾经象征军国主义的文化符号——国旗“日之丸”、国歌“君之代”、军旗“旭日”得以延续,其隐藏的心灵意识继续得到传承;去道德化和去正义化的“国民感情”、“遗族感情”被赋予“正当性”,从而成为日本政治家参拜靖国神社的理由;对中国的侵略战争、侵略行为被“事件”、“进入”等毫无贬义的词汇表述;“无条件投降”和“战败”被描述为“战争结束”;甲级战犯被作为“忠魂”和“英灵”供奉于靖国神社;右倾文人以极大的热忱在细节或数字上为加害行为进行辩解,不惜对受害人造成更大伤害。

日本:战后屡屡篡改战争罪行,政界更是公然祭拜战犯

与德国不同的是,日本虽然最终被迫投降,但除了广岛和长崎遭受原子弹袭击之外,日本本土并没有遭遇到直接攻击和占领。而且他们的投降还带有附带条件,例如要求保留天皇的统治制度,这导致日本部分二战时期的制度得以延续。

△日本投降后保留了天皇制度

与德国诚恳认错不同的是,日本有相当一部分人不仅不正视二战历史,甚至公然篡改、刻意歪曲曾经犯下的战争罪行,例如本世纪初的“日本教科书事件”,又如将血腥的侵略战争美化为“建立大东亚共荣圈”。从这些事件来看,日本根本就没有对二战罪行有深刻的认识和忏悔。

△日本右翼分子

此外,对于二战期间犯下的累累罪行,日本政界更是能推就推,不能推的就坚决不承认。例如南京大屠杀事件,即使有大量证据摆在面前,仍然有相当一部分日本政客对此予以否认;又如一直以来存在的慰安妇、人体实验等罪行,日本政界更是公然予以否认。

△安培晋三参拜靖国神社

再如日本右翼分子公然参拜靖国神社,在这座1869年由明治天皇下令创建的东京招魂社中,至今仍然摆放着包括14名二战甲级战犯和约2000名乙、丙级战犯在内的210万二战死者灵位。而日本的右翼分子,不仅坚持参拜靖国神社,甚至曾在1955年试图将其国营化,先后五次提出《靖国神社法案》。

日本战后的种种态度表明,有相当一部分日本人,尤其是日本政界人士,不仅对于二战期间所犯罪行有丝毫的悔改之意,甚至对此呈美化、否认态度,这自然为世界人民,尤其是在二战中惨遭其侵害国家的人民所不容。

态度问题,日本和德国在战后对于战争态度和自己的过往完全不一样。既然他们自己的态度不一样,那么国际社会对待他们的态度自然就是不一样的。

战争结束以后,到现在,德国人是立法对纳粹进行根除,反对一切纳粹的言论,对自己过往的行为进行了深刻的反省。清算过去、永不由德国人发动战争,这些都是非常常见的口号。前德国总理科尔的那一跪就说明了很多问题,这是德国人的态度。

而日本人呢,拒不承认罪行,对待过去的罪行都是极力否认的。他们官方否认,对待民众也是如此,很多日本年轻人压根就不知道当年的侵略,还觉得当年的侵略是正义的,那么更别提他们的屠杀了。现在日本官方三番五次参拜靖国神社,这就说明了问题了。现在的日本球迷,在看球的时候也是多次违反规定携带旭日旗进入球场,处罚都没用。

这就是日本和德国的对待二战的不同态度,那么这只是他们的行为,而根本上,又是有其他原因的。

最根本的是德国的纳粹主义和日本的军国主义在二战结束以后的清算问题。都知道德国有纽伦堡大审判,日本有东京大审判,但是审判的内容,和杀死的人有所不同。

纽伦堡审判中,对那些纳粹分子头目都进行了审判,后来德国人也对残余的纳粹进行了彻底的清算,除了少部分纳粹分子潜逃海外之外,剩下的纳粹分子在战后基本都从德国被清除了。即便是后来德国政府中的那些前纳粹高官,后来也被清算了。这些人的死,对于纳粹主义来说是毁灭性的打击,从根本上除掉了纳粹。

而日本不同,虽然定了一大堆甲级战犯乙级战犯。但是,天皇这个罪魁祸首没有被清算,逍遥法外。而且,东京审判草草收场,大量军国主义分子被无罪释放,很多军国主义余孽都逃脱了责罚,这些人依旧存在于日本的政府和民间,并没有根除。后来日本又解除了十几万军国主义分子的整肃,再过些年,日本又释放了所有战犯。而且美国和日本签订了旧金山和约,让日本逃脱了反省谢罪和战争赔偿的责任。

也就是说,日本的军国主义思想,在战后清算的根本就不彻底,使其依旧残留于日本,而且是大量残留。这些人的残留,就无法让军国主义思想灭绝,这些思想依旧会存在于日本。既然存在于日本,他们就不可能承认自己的过去。

就这样一面旗帜,在中韩等被侵略的国家都进行过抗议,亚足联进行过处罚,但是屡禁不止。这就是日本的态度,日本的思想。你试想一下,如果在德国出现纳粹旗帜会怎样。

德意日三国作为二战的发起国,给全球亿万生灵造成了生灵涂炭且不可抹灭的严重后果,虽然我们对于纳粹对欧洲各国的入侵都是从书本中了解到的,但是对于日本侵华并被党和人民击退却是我们先辈授口相传的,这不光让我们不能忘记历史,更不能忘记战争对于一个国家的影响有多么严重和深刻。但是直到今日我们看到的国际上对于德意日三国的态度确是完全不同的,比如意大利早在1943年就提前投降,并加入反法西斯队伍。所以受到的惩罚是最小的。而剩下的德国和日本都是在被盟军打败后才投降的,但是现如今德国早已经得到全球的谅解,而日本却屡屡遭到全球各国的谴责又是为何呢?首先纳粹德国和日本虽然都是同一年投降的,但是两个国家的投降原因和条件却不一样,德国是被内部补给溃败,外部盟军兵临城下后主动投降的,而日本则是在被美国投下两颗原子弹的胁迫下不得已才选择投降的。所以光是从两个国家投降的初衷来说就是不一样的。其次当年发起对欧洲各国闪击战的是希特勒领导的纳粹政府,但是在德国战败后,纳粹党也随之消失,随后上台的是一个和纳粹完全不同的政府。而且纳粹德国战败后,德军所有军队都被美英法苏四国分割,原先的德国还被分割成东德和西德两个国家。更难得可贵的是二战后德国上任的总理都会勇于承认纳粹党对欧洲各国民众造成的伤害,并且在战后的几十年时间里一直不间断的对各国偿付赔偿损失。但是同样作为战败国的日本却不一样,日本在战败时就要求保留发起了对亚洲各国入侵的天皇统治制度,所以虽然日本表面上战败了,但是其核心并没有发生改变,现如今依然奉行的是天皇统治制度,国家任何事物都由天皇决定。而且日本在战败后的几十年里,日本的领导人却不顾国际反对,坚持对供奉日本二战入侵他国的军官灵位的靖国神社进行参拜,而且还一直想要扩展其自卫队对全球的影响力,所以从两个国家战败后的态度和做法来说也是不一样的。不知还有多少人记得德国是怎么赢得全球民众谅解的?这就要从当年德国总理勃兰特在波兰华沙“世纪之跪”说起,首先波兰是纳粹德国对外扩张的第一站,而且当时华沙是犹太人的主要聚集地,所以在勃兰特访问华沙之际,其没有任何征兆的突然在象征着被纳粹杀害的犹太人塑像前下跪,不光代表了其向被纳粹杀害的犹太人的沉痛哀悼,更代表着整个德国对曾经纳粹犯下的种种行径的反省和德国对全世界的认罪态度。俗话说精诚所至/金石为开,勃兰特的华沙之跪,不光代表着德国政府及民众对二战时期纳粹犯下的行为的反思,更是真心在为自己的民族赎罪。所以从德国战败后的行为来说,德国总理勃兰特的华沙之跪可以说是“跪下去的是德国总理,但是站起来的却是德意志赢得国际认可的希望。而且德国二战后不光在认罪态度上很真实。而且每年也在努力偿还各国的财产损失,并且在本国军队建设上,虽然德国财政GDP收入是欧洲最高的,但是其军费预算占比却一直低于北约标准。反观日本在战后不光日本绝大部分领导人每年坚持参拜靖国神社,而且日本自家的自卫队在军备力量的扩充上也是明显超出了规定,比如日本政府不顾国际反对私自发展具备航母潜质的日向级直升机航母和众多携带远程导弹的战舰,这些行为不光代表了日本政府对自己二战行为的不反思,更强烈的透露出日本政府武力复苏的征兆。所以说,德国和日本虽然同为二战战败国,但是德国在战后的行为不光从内心的认罪/反思,更是从实际行动上向世界证明了德国的态度,这也为德国赢得全球谅解起到先决条件。但是日本战后的种种行为,在遭到全球各国强烈谴责的同时,却不顾任何反对坚持下去,那么全球民众怎么可能谅解,并且不对日本政府的行为进行谴责呢?

德国在战败后,对曾经被侵略带来伤害的国家认错,在1970年的12月7日,当时联邦德国的总理勃兰特在华沙犹太人纪念碑前下跪,成为化解矛盾和征求原谅的“千古一跪”,德国最高领导人的这一行为,足以看出德国对待二战的态度,这也成为欧洲一千多年来最强烈的谢罪表现。作为战败国,德国战后百废待兴,没有立即还债的能力,但是通过贷款和分期,一直都在偿还各个被侵略国的债务,直到二战结束73年后,德国政府还是定期把赔偿款打入各国政府的账户,累计已经偿还了700亿欧元的赔款。

德国政府的道歉态度是务实的。德国在二战后割让了大片领土,其中就有德意志民族起源的柯尼斯堡。对此德国政府的立场就是,德国无论现在还是以后,都不会索要在二战后受到惩罚而失去的东西,德国政府承认错误接受教训,作为对自己的警醒,而不是去患得患失,因此能够得到世界的普遍谅解。

联邦德国第一位总理阿登纳在1951年发表的一项政府声明中表示:“新的德意志国家及其公民只有感到对犹太民族犯下了罪行,并且有义务作出物质赔偿时,我们才算令人信服地与纳粹的罪恶一刀两断了。”

1985年,联邦总统魏茨泽克在二战结束40周年的纪念活动上说:“历史问题是无法超越的,是难以洗刷掉的,也是不能回避的。无论我们大家有罪与否,也无论我们是老是少,都不得不接受历史,我们大家都受到历史后果的牵连,都要对历史承担责任。"

1995年8月,联邦总理科尔出席了在莫斯科举行的纪念战胜纳粹德国50周年的活动。他在致词时表示:“我向死难者,请求宽恕。我们在莫斯科缅怀遭受过希特勒造成的种种灾难的俄罗斯人以及前苏联其他民族的人。”

1998年11月,德国总统赫尔佐克在纪念犹太人惨遭纳粹屠杀和迫害的大会上指出:“60年前,对犹太人的屠杀是德国历史上最恶劣、最无耻的事件,国家本身成了有组织犯罪的凶手。” 战后德国的基本法规定,凡宣传纳粹思想、美化纳粹战犯、悬挂纳粹旗帜和口号均被视为非法,要被判罚或处以徒刑。

日本在对待侵略战争的事实上,一直采取回避态度,不但对外否认侵略的本质,在国内更是篡改教科书,把所有和二战有关的内容都加以更改,让后代尽量不知道这个铁定的事实。

另一方面,日本历届政府首脑不仅多次参拜供奉二战战犯的靖国神社,还在侵华屠杀和慰安妇问题上百般抵赖,扭曲历史事实,日本政府的态度仅仅是反省二战教训,期待和平,却从不向亚洲国家诚恳道歉。除此之外,日本大部分的二战赔款都被免除,却不思回报感恩,反而频频加强军备挑起事端。

一个国家若想获得更好的发展,就必须正视自己的历史。在德国看来,只有直面历史和为自己所犯下罪行道歉,人民才能在未来更好的生活。

作者简介

在历史反思问题上,人们经常把德日加以比较。战后德国废弃了当年纳粹德国的旗帜和歌曲,对纳粹的清算和追讨几十年来从未松懈;德国不仅接受战后现实,更接受道德高度和后现代文明的真理。因此,德意志民族的反思是绝对意义上真诚而深刻的反思。相比之下,战后的日本,缺失内心深处虔诚的忏悔、未能实现人性良知的升华和对道德责任的认知,其形式上的道歉单薄苍白,反复无常。日本与其他东亚国家在“历史和解与民族主义”之间往复徘徊,形成“历史问题现实化”和“现实问题历史化”的恶性循环,日本背负的历史包袱也越发复杂和沉重。直至今日,无论怎样追求与世界文明的同步,自民党政府对世界的反应仍以国家神道为本源,导致全社会对历史的认识呈现出所谓“国论两分”的乱象,难以赢得国际社会、特别是中韩等受害国的信任和谅解。

图片 1

“一亿总忏悔”造成的后果是战争发动者与执行者的道德责任被稀释而浑水摸鱼,不认罪不反省;而那些直接、间接参与战争并曾为“大东亚共荣圈”的扩张摇旗呐喊的普通民众亦隐匿于参与总忏悔的“一亿”之庞大人群中,并没有为自己国家所犯下的侵略罪行与自身曾无视人道主义为直接或间接参与侵略战争而感到丝毫悔意。通过“一亿总忏悔”理论日本人顺利地偷换了“战争责任”与“战败责任”的概念,使得“一亿总忏悔”在事实上变成了“一亿不忏悔”。

在日本战败68周年前夕,自民党的一些头面人物就迫不及待地扬言要去靖国神社“报到”,日本副首相麻生太郎更是发出要“学习纳粹”的叫嚣。日本右翼势力屡屡挑战人类良知的底线,关键在于不肯与错误历史观进行切割。

姓名:彬生 工作单位:

其实,日本要想摆脱战败体制,最大课题是要对历史进行真正的反思。我们需要奉劝安倍先生:不要陷入“历史妄想”,不要把历史上的耻辱视作“辉煌”;日本只有正视历史,以史为鉴,才能实现东亚的历史和解,才能避免在背离战后“和平宪法”精神的错误道路上越走越远。

犯下战争罪行时不自知,而一旦被问起责任的时候又以“群体”为借口逃避责任。经过对很多参与侵华战争的原日军军官走访调研发现,“不过是奉天皇之命”的思想代表着当时多数日本人的心态,即犯下战争罪责的是统治阶级,而自己只不过是听从命令执行了任务,因而无须接受处罚。

尽管右翼、右倾的言行并不代表日本国民整体意志,但为什么在日本国内,那些言行既不会引起政治信任危机,也很少受到道德谴责,更不会受到法律制裁?笔者认为有以下两点原因。其一,战后的日本,仅凭天皇的一份投降诏书无论如何不可能清理日本近百年的思想积淀,而左翼知识精英曾经倡导的“由日本人民亲手进行”对“侵略战争”的审判——对侵略行为进行复杂而艰难的精神忏悔——在日本一直未能真正实现;其二,美国出于对苏冷战的需要,为便于统治日本,允许日本保留天皇制,没有追究裕仁天皇的战争责任。由于战前日本天皇的特点是兼具政治性和世俗性,它导致战后日本无法实现对战争责任的彻底追究和精神层面的深刻反省。日本着名思想史学者丸山真男将战后日本的这种精神状态称为“谁都不担责任的结构”。

3.“江河流水史观”与“应付局面”

日本规避对历史的反思让东亚国家难以接受,日本以“军事大国化”为核心的“正常国家”定位不仅给东亚和平留下不确定因素,也未必让美国放心。自20世纪30年代以来,日本一直想主导东亚,但无论是古代史还是近代史,日本都没能成为东亚秩序的核心,这与日本对自身认知与定位的错误密不可分。历史经验证明,在对世界形势的认知、特别是对大国地位的认知上,日本的判断总是非理性、非客观的,其“近视”的战术精细与“远视”的战略误判形成鲜明对照,其依附美国的同盟战略与谋求摆脱战后体制的独立倾向形成深刻矛盾。

可见,“耻感文化”给日本带来的直接影响是“性非善非恶论”,而这一缺乏道德层面善恶判断的“性非善非恶论”亦从内外两个方面给日本社会带来了深刻的影响。对内其导致了日本社会内部惩罚机制的缺失以及由“一亿总忏悔”这一口号所导致的战争责任模糊与“群体无意识”所导致的“一亿不忏悔”,社会内部惩罚机制缺失使得日本人对罪恶的认知愈发麻木;对外则塑造了日本人恃强凌弱的个性特征以及扭曲的民族优越论。

距日本战败投降已经过去七十多年,但在战争责任等问题上,日本依然不能正视历史、深刻反省、真诚谢罪。日本国内弥漫着一股歪曲历史、美化侵略的歪风,日本历任首相公然参拜祭奠二战甲级战犯的靖国神社,日本政府则肆意篡改历史教科书,企图推卸战争责任,这极大地伤害了亚洲被侵略国家人民的感情。

偷换概念之后,所谓的“责任”并非是日本违反国际法和人道主义给中国和其他国家带来战争灾难而需承担的责任,却成为日本没能打赢“大东亚战争”而落到“悲惨命运”的责任。“战争责任”和“战败责任”的混淆导致对责任的追究也发生扭曲和异变,它所针对的并非是对日本发动侵略战争进行的忏悔,而是对因战争政策错误、战争推行不力而导致的日本战败责任进行忏悔。

友情链接